銀行利率

關於部落格
銀行利率
  • 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“親愛的日子”邂逅美好

  本報記者 遲美樺 陳薇   湖邊風景最宜秋。10月18日,清風麗日。長沙月湖當代藝術中心,“親愛的日子·何立偉文學藝術30年”開展。更有著名作家韓少功與何立偉圍繞“審美的文學與親愛的日子”這一主題,進行了一場精彩對話。他們探討當代文學藝術與生活審美的關係,闡述真善美之於文學藝術的意義,傳遞著向上向善的文藝價值觀。   堅守源於內心對藝術的真愛   韓少功說, 我特別喜歡立偉的一幅畫,畫面主體是一個人背著手仰著頭看一個碩大的葫蘆,題詞是:“哇!長這麼大啦!”這一題詞便透露著一股傻氣,用長沙話說叫“寶里寶氣”,用網絡時髦語說,就是“好萌哦”!聰明人通常都會尋思這個葫蘆值多少錢、有什麼功效,但就是這樣一句話讓這幅畫看上去特別真實、充滿童趣。童心、童趣就是天真,是美好的感覺。韓少功喜歡充滿童心、童趣、天真爛漫的作品。   韓少功認為,藝術家堅守藝術,是源於其內心對藝術真正的熱愛,源於堅守的定力。以文學為例,如果一位作家不是真正發自內心地對文學熱愛,而只是為了追求名或利,那麼,當有其他更好的途徑或者方法可以追求到名和利時,這位作家極有可能離“文學”而去。美國著名藝術家安迪·渥荷曾說過,未來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名5分鐘。韓少功認為這個觀點在當今是成立的,因為如今的計算機、平板電腦、手機以及互聯網給人們創造了出名的機會。然而,這種“名聲”稍瞬即逝,所以人們還是要保持清醒,要回歸到最初的本質。   何立偉說,“親愛的日子”是我對生命和歲月的一種態度。所有來到眼前的生活都是親愛的。朗朗的笑聲、嚶嚶的哭泣都是親愛的日子。因為生活的每一個場景中都有它獨特的美。我喜歡日常生活,喜歡平淡無奇中熟悉的陌生,醉心於從模式化的生活中尋找美。將黃山的迎客松拍得讓人驚嘆並不稀奇,能以玻璃上的一滴水為題材拍出讓人驚嘆的作品,那就足以讓人佩服。一個優秀的藝術家,便是能在尋常生活中也能找到數之不盡的題材,拍出讓人驚嘆的作品。因此,每一天都應該被稱為親愛的日子,雖然沒有高大上,沒有傳奇。   真善美是文藝的永恆價值   帶著他們不同時期作品來簽名的、請求合影的,男女老少皆有,把兩位作家圍得里三層外三層。記者分頭採訪兩位作家,請他們談談自己的文藝價值觀。有一句話他們的回答是相同的——真善美是文藝的永恆價值。   韓少功說,文學藝術中的正能量如同藥效。有些速效藥能很快發揮藥效,治愈疾病;有些常效藥則在短期內不一定有明顯的藥效,但從長期來講,還是有效的。這也如同某些文學作品,也許在當時它是不被視為具有正能量的作品,但是過了許多年後,回過頭再看就會發現,如果少了這些人,如果少了這些作品,我們總會像是缺少了什麼。就像沈從文當時創作《邊城》這部作品,在他那個年代也是不被待見的。就像何立偉的《大號叫人民》,裡面寫的就是平民百姓的家長里短,直到今天還有這麼多人喜歡這本書,還拿著書過來簽名。   韓少功說,他喜歡通俗的文藝,但抵制低俗。對於“娛樂至死”、“娛樂無極限”一類的說法一直反感。他重申30年前說過的一句話:“文學有根,文學之根應深植於民族傳統的文化土壤中。”   何立偉說,他的文藝價值觀很簡單,就是有趣有美有生活。他認為,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動心,讓人們發現自然的美、生活的美、心靈的美。通過文藝作品傳遞真善美,傳遞向上向善的價值觀。他說,文學不僅僅是一種個人的修養,也是一個民族的修養。好的文藝作品,能讓人們一代接著一代追求真善美的道德境界,讓我們的民族永遠健康向上、永遠充滿希望。  (原標題:“親愛的日子”邂逅美好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